贷存比下降对利率市场化的影响需要观察

20年来一直守护商业银行流动性大门的贷存比将从10月份起正式“退居二线”。

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的决定,删除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之比不得超过75%的规定,并将贷存比从法定监管指标改为流动性风险监控指标,这也标志着中国银行业监管体系重大调整的逐步开始。

季度末、年中和年末贷存比评估带来的商业银行存款大幅波动和短期货币市场利率大幅波动,都与利率市场化改革背道而驰。

贷存比的取消也符合利率自由化的要求。

此外,取消贷存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当前疲软的实体经济,让更多新鲜血液输送到实体经济,为国家战略和重大工程一揽子计划的推广奠定基础。

贷存比作为20世纪90年代建立的流动性监管指标,受到了许多市场人士的批评,尤其是2013年“资金短缺”后,取消贷存比的呼声越来越高。

自那以后,银监会对贷存比的分子和分母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使商业银行变得更加容易,但魔咒尚未解除。

今年8月24日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议的议程之一是审查和修正《商业银行法》,这项修正的主要目标是贷存比。

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投票决定删除贷存比,将其从法定监管指标改为流动性风险监控指标。

此次修订也符合市场预期。

爱建证券分析师左红英认为,删除存贷比水到渠成利好于银行业。爱建证券分析师左虹影认为,取消贷存比将有利于银行业。

随着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的变化和创新业务的发展,将贷存比作为监管指标已不再合适。

“在贷存比的评估标准下,为了达到评估标准,每个季度末都会出现各种混乱,特别是在拉存款和取道方面。

贷存比从法律监管指标转变为流动性监控指标后,将会遏制存款支取、取道等混乱局面,提高货币政策效果,完善金融传导机制。

”左虹影认为。

一名商业银行官员认为,随着10月份主要监管指标集团取消贷存比,这将有助于商业银行降低成本压力,并对短期金融产品产生影响。

此前,由于监管审查,许多银行发行高收益率的短期理财产品,将理财资金转化为自己的存款,从而在年中和季度末等关键点达到标准。

贷存比的存在不仅导致商业银行发行更多的短期金融产品,也扰乱了一级资本市场在年中和季度末的利率。

随着评估时间的临近,货币市场短期利率上升,商业银行增加了高成本负债,使得监管指标能够满足监管要求。

监管时间过去后,大量资金迅速流出商业银行。

央行报告曾指出,商业银行存款在评估时点月末和下月初波动较大,月末存款大量流入,下月初存款快速流出,扰乱货币市场,阻碍政策传导。

显然,贷存比带来的利率市场大幅波动不符合当前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

华泰证券分析师罗毅认为,取消贷存比符合利率自由化的趋势。

“无论是从海外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监管历史,还是从我国未来的金融体制改革来看,未来的利率市场化将把货币政策监管从量化工具转变为价格工具,信贷额度的控制将让位于目标利率的监管,并通过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引导金融资源的优化配置。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取消存贷比监管是大势所趋。

”罗毅分析说道。

在输血的实体经济贷存比被废除之前,许多市场参与者认为贷存比阻碍了商业银行发放贷款,无法向实体经济输送“血液”。

民生证券分析师李邵军表示,取消贷存比将释放该行的贷款潜力,并有助于稳定增长。

“据该行《中国日报》报道,许多上市银行的贷存比超过70%,其中一些接近75%的上限,从而极大地限制了它们的放贷能力。

由于贷存比的监管要求,贷款一直是稀缺资源,许多企业通过信托、基金子公司、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计划等方式筹集资金。

取消贷存比将充分释放银行的贷款潜力。由于贷款成本相对较低,有助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有助于稳定经济增长。

”李邵军认为。

建行董事长王洪章在中国建设银行《中国日报》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建行非常重视贷存比监管指标的变化。

与此同时,该行解释称,自今年和去年下半年以来,建行对围绕国家战略、重大项目和“一带一路”等重点企业的贷款结构给予了相对较强的支持。

由于今年利率对存款的影响,存款增长率也比过去有所调整。

显然,随着国家三大经济战略和国家发改委推出的许多重点项目和工程包,都需要商业银行的金融支持,而取消贷存比将更有利于这些战略和项目的稳步推进。

左虹影认为,虽然贷存比指数已经被删除,但我们认为提高信贷规模的效果是有限的。

主要原因在于目前信贷需求不足和优质项目稀缺,而商业银行的风险偏好较低。

一位商业银行官员认为,虽然政府已经启动了许多大型建设项目,如基础设施建设、水利建设以及战略规模,但有些项目不能有相对较好的回报。在利率市场化改革加速的时候,商业银行在债务管理方面面临着更多的困难,以前发放的不良贷款率也逐渐显现出来,这也使得商业银行对一些项目不太感兴趣。

“此外,删除贷存比后,并不是说商业银行不能自由放贷。除银监会外,商业银行也受央行控制。商业银行的头上仍然紧紧挂着年度信贷额度,这使得它们无法这样做。

“上述银行家相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