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普拉斯的“核威慑”

前两届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最终由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阿莱克斯·齐普拉斯完成。

他不仅让希腊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历史上第一个违约的发达国家,也让希腊成为欧元区第一个就紧缩政策举行公投的国家。

年轻、无畏、愤怒的齐普拉斯拉开了希腊债务炸弹的“拉环”,但这颗炸弹具有“核威慑”的爆炸威力可能不会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在经济和政治的双重考虑下,齐普拉斯和欧元区领导人已经被迫陷入“角落”。

齐普拉斯表示,如果公投结果支持紧缩政策,他将辞去总理职务。另一方面,欧元区领导人认为,如果公投结果反对紧缩,这将被视为对整个欧元区的否定。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频繁使用“核威慑”已经给欧洲一体化进程打上了相互不信任的烙印,这一进程花了60年才建立起来。

6月28日凌晨3点谈判破裂,当时参与希腊债务危机谈判的欧元区领导人筋疲力尽、昏昏欲睡,身着深蓝色西装的齐普拉斯突然出现在希腊国家电视台。

齐普拉斯自就职以来已被多次指控,他违反了传统的欧洲外交礼节,不仅没有打领带,还打开了衬衫的衣领。

果然,齐普拉斯穿着随意,做出了一个让欧洲领导人感到“随意”的决定。

他宣布希腊将于7月5日举行公投,让选民决定是否接受欧盟的紧缩提议。

“我们应该冷静果断地运用民主来对抗威权主义和严格的紧缩政策。

齐普拉斯说,“我们唯一应该害怕的是恐惧本身。我们不应该让它压倒我们。

我们应该让欧洲感受到希腊人民的尊严及其遭受的讹诈和不公正。

齐普拉斯的讲话立即唤醒了沉睡的债权人,他们关闭了与希腊的谈判渠道,切断了一直向希腊银行提供生命支持的“金融援助”,并以最严厉的警告表达了他们的愤怒。

“希腊在债务危机谈判中表现出的利己主义是一种背叛。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说:“关于希腊危机的谈判不是一场游戏,不是双赢就是两败俱伤。”。

“事实上,齐普拉斯自五个月前上任以来,就陷入了一场多权力游戏。

从外部来看,作为希腊总理,他肩负着两项重要任务——拯救经历了五年财政紧缩、濒临水火崩溃的希腊人民,但同时承受债务近3000亿欧元的“杨白劳”所经历的“屈辱”。

在内部,作为左翼联盟的领导人,他必须遵守双重底线:他既不能决定增加税收和减少对政党职位的福利,也不能让退出欧元区成为希腊公民不愿面对的现实。

正是在这种内外矛盾的双重打击下,以古巴革命英雄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为偶像的齐普拉斯变得固执,甚至有点“书呆子气”,抛出了最后一枚“炸弹”:举行全民公投,让希腊人民决定希腊的未来。

“核威慑”尽管齐普拉斯举行公投的决定在欧元区领导人眼中是一个冲动和不负责任的举动,但齐普拉斯在这种冲动背后有自己的算计。

五个月前,齐普拉斯成为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40岁时,齐普拉斯凭借其作为“学生领袖”的经历和对紧缩政策的严厉批评,成为了世人眼中的“愤世嫉俗者”。然而,许多人似乎忽略了一件事:齐普拉斯在成为希腊总理之前有十年的政治生涯。

他可能年轻冲动,但他并非对政治一无所知。

齐普拉斯在担任希腊总理的五个月中,成功地将希腊违约的责任“转移”到了紧缩政策上,并赢得了很多支持。

齐普拉斯所坚持的欧洲的钱“应该用于投资和促进经济增长,而不是用于还债”的立场不仅赢得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内的18名经济学家的公开支持,还获得了美国财长雅各布·卢的默许。齐普拉斯坚持认为欧洲货币“应该用于投资和促进经济增长,而不是偿还债务”,这不仅赢得了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在内的18位经济学家的公开支持,也赢得了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的默许。

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的支持更加激进。在6月29日的专栏中,他公开建议希腊政府,面对无休止的紧缩,应该勇敢地退出欧元区。

在扭转了公众舆论的方向后,齐普拉斯做出了更大胆的决定,通过全民公决将希腊和欧元区联系在一起。

大约两年前,希腊政坛未来的明星齐普拉斯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谈到了他对离开欧元区的看法。

出生于冷战末期的齐普拉斯说,“离开欧元区”是希腊的“核武器”。

“我认为希腊的情况与美国和苏联冷战期间的情况相似。

美国和苏联都拥有核武器。双方都首先使用核武器来吓唬对方,但没有人会轻易使用它们。

”齐普拉斯说。

按照他的逻辑,希腊和德国及其背后的债权人已经形成了一种相互毁灭的关系(MAD),即一个人繁荣,一个人损失。

在这种相互破坏关系的“保护伞”下,齐普拉斯认为,只要欧洲领导人不离开欧元区,他们就会无条件同意希腊的要求。

因此,当希腊债务谈判再次陷入僵局时,齐普拉斯(Tsipras)打出全民公投的旗帜,提醒欧盟领导人他拥有“核武器。

尽管齐普拉斯的“核威慑”令欧盟领导人担忧,但令他们更加紧张的是,如果他们屈服于这种“核威慑”,欧元区可能会发生另一场“核裂变”。

首先,他们将无法面对各自国家的纳税人,也无法继续说服他们向希腊的无底洞投入更多资金。第二,当面对其他同样拥有“核武器”并且深陷债务危机的欧元区国家时,它们将完全失去谈判的“砝码”。

最后,欧洲领导人最担心的是,如果齐普拉斯的战略成功,可能会引发整个欧洲激进势力的狂欢,这可能会导致欧洲政府发生更多变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