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涉及人员的“僵尸企业”情况进行了彻底调查。1000亿安置资金将如何分配?

马卫辉和NPC都报告说,如果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消除生产能力,那么如何安置因消除生产能力而失业的人就成了核心。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了,整个盘子都是活的。

3月8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召开协商会议,讨论“积极稳妥地做好拆迁安置工作,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的建议

工业和信息化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教育部、财政部等部委作为相关提案的组织者出现在会场。

在听取相关建议后,参与部门透露,相关人员安置政策将在近期的能力移除过程中发布。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辛长兴作为为失业人员提供安置保障的直接部门,初步提出再就业困难的老年职工可享受内部退休待遇:对于从法定退休年龄起5年内再就业困难的职工,经企业同意,职工本人自愿可享受内部退休待遇,由企业提供生活费、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和医疗保险费,达到退休年龄后正式办理退休手续。

中央政府计划拨出1000亿元专项奖金和补贴资金,重点是安置职工。

有了计划和资金,下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花钱。花去哪里了?这些花是给谁的?据记者了解,根据国务院的安排,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这部分资金的管理办法,具体方案将尽快实施。

手和手都是肉类密集型、劳动密集型行业,产能过剩,很可能成为资本流动的焦点。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初步统计,全国钢铁和煤炭行业已经消除产能过剩,涉及180万员工的搬迁。

其中,煤炭系统约有130万人,钢铁系统约有50万人。

据记者了解,虽然产能移除的重点是钢铁和煤炭,但我国产能过剩的行业也涵盖了水泥、玻璃、造纸、有色金属等许多领域,涉及大量人员。

对此,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的建议表明,经过调查,我国大多数产能过剩的行业都是劳动密集型的,有大量的工作岗位。供给侧改革预计将产生近1000万劳动力转移,这对就业、社会保障和劳动力供求双方都将产生巨大压力。

“我们属于乡镇企业经营的钢铁企业。通过改革开放,我们抓住了第一个从零开始发展钢铁企业的机会。然而,为了响应国家政策,我们已经成为第一批倒闭的企业。这个措施对我们村来说确实是一个失败的手腕。

”3月8日,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半壁店村人大代表兼党委书记韩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关闭后,国有企业可以相互借调人员,但民营企业没有这个能力。因此,人员安置已经成为最大的问题。

韩陈文说,企业关闭后,他们尽最大努力转移1000多名劳动力,一些技术人员到邻近的企业,一些人还没有到退休年龄,无法建立国内公司,一些人参与村里的房地产工作。然而,由于资金有限,关闭企业的大多数雇员没有社会保障。

“我们的矿已经基本停产了。员工每月只能拿到1720元的最低工资,其他什么都没有。

“2月9日,一家冶金矿业公司的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的矿已经有近1000人通过了收购,大部分接近退休年龄的人都已经通过了收购程序。年轻人只能用它,甚至很多人去了滴滴快车。

记者从该员工口中得知,由于已经停产,其单位只能靠卖一些石子支付现有员工以及买断员工的费用。记者从该员工口中了解到,由于该公司已停止生产,它只能出售一些石头来支付现有员工的工资并将其收购。

据记者了解,虽然中央政府已经安排了1000亿元的员工安置专项奖金和补贴资金,但到目前为止,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在与地方和中央企业进行沟通,以了解产能撤出的规模、涉及的员工人数、就业类型和就业安置方式。只有在下一步中,才能计算安置成本。

至于安置资金的分配,韩陈文希望在运作过程中不要区分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也不要在安置资金时区别对待私营企业。

债转股有助于企业转型。仅靠财政资金不足以实现失业人员安全安置的目标。自然,最安全的重新安置是再就业。然而,这也涉及到产能过剩行业的另一个痛苦——难以转型。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们一直从事钢铁行业。全村1000多亩土地上覆盖着工厂。几乎全村的劳动力都在工厂工作。现在企业被关闭了,人们希望这些土地能被重新耕种。然而,这些土地属于工业性质,根本无法实现。

此外,企业关闭后也要转型。然而,这些企业大多拥有数十亿元的银行贷款,由于倒闭的压力,根本无法转型。

“韩陈文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淘汰了150万吨产能,但是各种补贴资金只有300万元,太重太繁琐了。他希望政府能出面与银行谈判,支持企业转型。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前总裁梅兴宝(Mei Xingba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去生产”和“去库存”任务中最困难的任务是“去生产”,因为它不仅涉及到人的安排,还涉及到当地社区的利益。因此,今年两会的提案是关于金融业如何帮助真正的企业提高产能。

梅兴宝建议,该行上世纪末债转股的经验可以在“产能过剩”问题上借鉴。他认为,债转股是过去解决国有企业问题的有用工具,可以借鉴。

然而,除了它们相似的类型之外,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区别。

20世纪90年代的“债转股”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但现在不仅国有企业存在产能过剩,还有大量民营企业。所涉及的银行产权结构也相对复杂。因此,相应的财政负担不再是左口袋或右口袋的简单问题。

为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表示,当时债转股是通过资产管理公司进行的。现在主要的资产公司和银行已经在股票市场上市。他们的行为不能简单地分配,但应该采取市场导向的交易。

发表评论